top of page

常见的心理防御机制

心理防御机制(Ego Defence)是弗洛伊德所提出的一种心理策略。当人本我(无意识,人的本能冲动,在不考虑任何规则的约束下,能给人带来快乐的事物或想法)和超我(道德化的有意识部分,反应人所生活世界中的道德要求和行为标准)存在持续的冲突,并且我们有意识的自我部分(指人格中意识的部分,监督本我,满足朝我)已经无法协调二者的冲突时,心理防御机制会被启动,以减少或者避免由不可接受想法或者感觉引起的焦虑或抑郁情绪。


1. 压抑(Repression)


用定位可以压抑,即在无意识的层面帮助我们抑制令人不适的想法或感觉的产生。压抑可以立刻帮我们减少由那些想法或感觉带来的不适感,但这些 想法和感觉并不会完全的消失,它们只是在无意识的阶段被藏了起来,这些被隐藏的想法和感受会在无形中影响我们的所作所想。调整标题的对齐方式。


例如:你小时候可能遭受过严重的家庭暴力,但是因为这件事使你太过痛苦,有关这件事的所有想法和感受可能都会被你自己压制住,当别人问你关于这些事的时候,你可能会说 “我没有挨过打啊”。你并没有撒谎,因为关于这些事的记忆被你封锁了。


2. 投射(Projection)


投射是指你把你自己的想法或者感觉投射到另外一个人身上,因为你不敢真正面对你自己的这些想法。


例如:在心理咨询进入某个阶段的时候来访者可能会产生阻抗。有些来访者不愿意见咨询师,可能因为ta为自己还没有变好感到无助和羞愧,担心咨询师会责备ta“你为什么还没有变好?”。但是,这种“你为什么还没有变好?”的想法恰恰是ta对自己的发问,ta把对自己的责备投射到咨询师身上,认为咨询师可能会像ta过去遇到的人那样责备ta。自然,当ta进入到这种提前预判的投射活动中,ta可能就会调动起逃避、愤怒、不耐烦等负面情绪


这个时候,有经验的心理咨询师会引导来访者去看这种想法,以及ta情绪投背后是什么?而没有经验的咨询师,则可能在这个时候和来访者陷入缠斗或者回避的状态;换句话来讲,这个时候,你在用来访者预判的方式与ta互动,影响疗愈进程。


3. 拒绝(Denial)


拒绝通常指我们拒绝接受某些事情发生背后的真实性。和压抑不同的是,拒绝是在有证据支持某项事物实存在时,仍然坚持这些事物并不是真的。


例如:当一段亲密关系结束,处于弱势地位的一方可能会仔细翻看你们曾经的互动记录、窥探对方生活中微小的变化,尝试为“ta还爱着我”的想法寻找蛛丝马迹。


有时候令我们自己感到难以接受的真相可能并没有那么可怕。重要的是,不要把批判的矛头对准自己


4. 替代(Displacement)


替代是指把我们的不良的情绪,如沮丧、消极,从相关人和事上转移到其他人和事上。

比如,因为在工作当中被上级责备,所以你下班回家,把坏情绪迁怒到了父母、爱人和孩子身上。一个成熟的个体需要有辨别情绪种类和原因的能力,更要有合理处理自己情绪的智慧


5. 理智化(Intellectualization)


理智化指用一种严苛的理性甚至冷血的方式去解读你自己的感受或者想法。


例如:在一段感情结束后,你可能会对自己说“ta背叛了我,这样的人品德败坏,ta不配得到我的爱”,而不是真正去感受当爱戛然而止时给你带来的最直接、最真实的感受——悲伤、受伤、无力等复杂的情绪感受。


情绪是大脑给我们的信号,勇于看到、并接纳自己的负面情绪,才不辜负大自然给我们的这项充满人性美感的精巧的馈赠。同时,对自己保持善意和宽容,不因为自己的遭遇而自我怀疑、也不因为自己的负面情绪而感到羞愧难当。看到我们作为一个生命个体的既丰富又多元的生命张力。永远不要怀疑自己从谷底爬起的勇气和能量


6. 合理化(Rationalisation)


合理化指我们尝试去说服自己接受这些令人不适的想法或者感受,接受我们收到的伤害背后的合理性,而不是直面现实。


比如,在上学期间曾经遭到校园暴力的人,他们可能非常想给自己遭受的一切不公平待遇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因为我性格不好所以别人欺负我吗?因为我不会处理人际关系所以别人不喜欢我吗?因为我做了这个吗?因为我没有做那个吗?都不是。你只是恶意的受害者而已。


但是,接受自己是一个“受害者”,比接受自己是一个‘因为做错事而受到惩罚的“坏孩子”’可能更让人难过,因为后者可能让我们感到叛逆和力量;但是前者让我们感到弱小无助,感受到极大的不公平和愤怒,让我们痛彻心扉。但是,请你一定记住,今天的你不再是那个曾经的你,你有能力为自己的权益发声,你也有能力去接纳那个曾经被伤害的无助的自己

36 次查看0 則留言

Yorumlar


bottom of page